我们为什么而学?(摘自<本领恐慌>)

  北京大学副校长陈章良与美国未来学院院长杨.莫里森在谈到智力资源与资本问题时,无奈地说:

  目前95%在欧美名牌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北大毕业生,拿到学们后都留在了欧美,没有回国。最宝贵的资源就这样流失了,可是报上却为引进多少外资而沾沾自喜。

  中国人把资本认为是最宝贵的,美国人则把人才看成是最宝贵的.一个是物为本、钱本位的观念,一个是人为本、能为本的观念。观念的高下,决定了成就的高下。如果这一观念不能真正的改变, 那么我们只能亦步亦趋的跟着别人走,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赢家。“科学是第一生产力”。其实,科学也好,技术也好,都是人的能力的产物。没有人,没有人才,何谈科学、何谈技术?一切竞争,说到底都是人才的竞争。

  我国是一个人口大国,但并非是一个人才大国。谁都知道中国是“人满为患”,人口危机成为了我们最大的危机。然而,当我们对人口危机进行深思的时侯,就会发现问题不大于人口多,而在于低能人多,在人口中低能者占比例大。人口危机,实是低能者众多造成的危机。现大我们把13亿人当作包袱,可怕的沉重包袱,如果13亿人都变成13亿能人、13亿高本领人,最大的包袱就会变成最大的优势。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,不要把目光只盯在自已国家里的“人均土地”、“人均资源”上,要盯在人的能力上、人的本领上。只要有过硬的本领,全球的资源、全球的资本都可以为已所用。只要中国人能力越来越高,那么生存的空间就是无比的广阔的全球舞台,只要中国人的本领越来越大,那么也就能在国际竞争中稳操胜券.。

18215660330
179001057@qq.com